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Osman Ahmed 2018.11.09

    时尚产业的资源浪费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

    在 Burberry、Stella McCartney 和 H&M 纷纷宣誓减少塑料污染之际,我们回顾了 The Earthwise Issue 一期,其中 Osman Ahmed 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时尚产业该如何找到通往可持续性的新路径?

    时尚产业的资源浪费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 时尚产业的资源浪费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 时尚产业的资源浪费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

    本文原刊登于 i-D The Earthwise Issue No. 353,2018秋季刊。

    我们该如何拯救时尚业?过去几年间,这个产业不仅曝光了道德恶魔——关于性侵犯、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年龄歧视的指控——它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排放源。每天服装产业生产1000到1500亿件衣物(世界上只有70亿人口),而在这么多产品中,时装品牌每年销毁几十亿英镑价值的产品。我们不是在说快消时尚巨头们,而是“奢侈品”——一个用来向我们推销可以终生使用的产品的词汇。原来奢侈品和我们购买的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即用即弃。 

    时尚的存在本身注定是可持续性的对立面。如果你还不相信,下面给你一些真实数据。按现在的速度,到2050年纺织产业将向海洋排放超过两千万吨塑料微纤维。到2030年,预计我们将使用两个地球量的资源,对衣服的需求将增长63%。

    当前,每年全球生产的5.3千万吨衣服中约87%被焚毁或丢弃。根据致力于鼓励人们采用循环经济的组织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7年的一项调查,目前被用于制作衣服的材料中少于1%被重新利用于衣服制作。

    我们必须扪心自问,这些环境屠杀如何与奢侈品的价值相关联?为什么奢侈品牌在追求环保思潮方面如此落后?最重要的,他们如何完全丢弃了奢侈的意义?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位眼尖的记者发现 Burberry 摧毁了将近3千万英镑价值的衣服、包袋、香水和鞋履——正是出现在T台上和光鲜的精品店内的那些。一个奢侈品牌作出如此污染环境的行为令人发指。但真正的问题不是 Burberry 本身,而是他们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一家品牌。烧毁滞销库存是时尚业公开的秘密。过去几年间,拥有 Cartier、Alaïa 和 Chloé 的 Richemont,还有 Céline 和 Chanel,都曾因为摧毁上百万英镑价值的滞销库存受到批。Bond Street 也许和“孟加拉制造”并没有多大不同。

    “每年全球生产的5.3千万吨衣服中约87%被焚毁或丢弃。”

    每个时装大牌这么做,或是这么做过。为什么?因为奢侈品牌的建立基于稀缺性和无比重要的独家性这些前提条件。给产品降价已经足够糟糕,如果这样还卖不出去,它们不是变得和快消品牌一样便宜就是被丢进垃圾桶。奢侈品牌过多出现在 TK Maxx 这样的折扣商场里会稀释品牌股价。

    另外,如果“奢侈”产品变得过于容易购买,它们很容易落入伪造者手中。这个价值4.5亿英镑的黑市不仅违法,还会导致弱势群体和非法移民们作为廉价劳动力被剥削。其中产生的利益可能会被用于组织犯罪和走私武器、毒品和人口。 

    然而把这些产品都烧掉——其中大部分并不可降解(拉链、合成纤维和塑料纽扣)——必然不是答案。这种做法体现出时尚产业中更广泛的系统性问题。例如对“床单生意”的恐惧。有正常人会全价买床单吗?每个懂得追求划算的人都知道你总能够用更少的钱买到相同的产品。这样的情况也适用于T恤或设计师品牌的过季裙子。

    季节性产品——新奇配饰、时效性品牌、独特的视觉——不能大量出现在打折货价上,会带来无人购买的印象。这种虚假宣传般的手段给奢侈品牌它们想要的不可撼动的光鲜和梦寐以求感,刺激炫耀消费。

    大众对这种焚烧产品的行为震惊体现了从电商、社交媒体和中端品牌崛起就处于十字路口的奢侈品业內的文化转变。1930年开始正式被作为形容词对待的词汇“luxury”(奢侈)对它在21世纪会成为什么几乎是一种预言。“Luxury”来源于拉丁语的“luxus”,意思是多余,12世纪在法语中衍生为“luxurie”,意指罪恶的自我放纵和放荡的性欲。

    “按现在的速度,到2050年纺织产业将向海洋排放超过2千万吨塑料微纤维。到2030年,预计我们将使用两个地球量的资源,对衣服的需求将增长63%。” 

    如今“奢侈”这个词被用来形容从 Tottenham 的公寓到 Tesco 香肠的各种商品。大多数人把“奢侈”当作众多被滥用的词中的一个,像“手工制作”,大部分时间只是代指对白人工人的异样崇拜,或“传统老牌”,只是死人的名字被用来包装中庸的产品。

    奢侈应该代表的是在生产和设计上的稀少、量身订做和深思熟虑。然而在80年代,奢侈品牌变成了大型商业,时尚成为一个国际产业。精品店在迪拜开业,唇膏在北京发售,莫斯科开了衣箱秀。之后大量的香水、化妆品和太阳眼镜开始形成各大时装品牌的收入增长。而卖不出去的产品在玛门之庙被烧毁。 

    在认为这一切已经太迟了而感到绝望之前,我们需要记得在地狱之火中熊熊燃烧的名牌包并不是全部。世界上还有尊崇“奢侈”这个词的定义的品牌。比如在 Hermès,所有东西都是手工制作,意味着他们可以控制自己供应链,每年只推出有限数量的产品——所以才有了他们名声在外的 waiting list。这个法国品牌还有一个叫作“petit H”的创新项目,手艺工匠将残留的布料和皮革做成小东西,聪明而时髦。 

    1537958086130-1536936825614-SS19C-RMalone-022.jpg
    Richard Malone 19春夏  摄影:Mitchell Sams

    年轻一代的设计师们不仅乐于开发具有可持续性的生产方法,还把它变得性感。Richard Malone 因他色彩明亮、雕塑般剪裁的女装闻名,但少有人知的是他使用的材料大多来自海洋垃圾、渔网、塑料瓶和学校制服的腈纶,回收利用做成聪明剪裁的针织衣物,和一般人们心中的“绿色”时尚大相径庭。光看衣服饱满的色彩难以想象,他还和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一群女纺织工合作过,聘请她们使用天然、低耗水量、无污染的方法染色。Richard 只是这一代年轻设计师中的一个例子,他用创新而低调的方法制作衣服,对环境问题保持关心。

    但何时道德高地能够阻止人们的爱美之心了?比起这件衣服是什么做的,我们很可能更关心穿着它屁股线条显得怎么样。这就是为什么 Malone 的衣服完美配合女性生活的现实——雕塑般肩线的长大衣,高腰喇叭裤,流线剪裁的交叉针织长裙不仅手工制作质量优良,同时很方便的可以机洗。

    “时尚改变了很多。过去20年的改变不可思议。”Richard 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创造出有实用性,而不是处于不现实制造水平的产品。我们无法负担工厂制作,所以我们自己制作。这是消费者们想要的,他们很聪明,可以看穿市场营销和宣传。” 

    最重要的问题:如何解决我们面临的现状?对很多品牌来说,答案是循环经济。这是一种价值的“循环”,产品和材料都将被回收、重制并重新利用。 

    这位爱尔兰设计师先前在数个奢侈品品牌工作过,在那他亲眼目睹了被烧毁的异国皮革和滞销材料。“一些奢侈品牌子的质量和高街产品并没什么差别,”他指出,“质量是一样的,只是数量不同,2000条和20万条的差别。”

    这带我们回到最重要的问题:如何解决我们面临的现状?对很多品牌来说,答案是循环经济。这是一种价值的“循环”,产品和材料都将被回收、重制并重新利用。这是取代产品传统直线性周期——制造、使用、丢弃——的一种方法。在去年的哥本哈根时尚峰会上,H&M、Stella McCartney、Nike,以及有些讽刺的Burberry,发表了关于让服装业制造、使用、丢弃的周期成为过去的演讲。H&M 甚至承诺了一个让人敬佩的计划:在2030年前做到完全循环和可再生。

    “幸运的是,通过信息透明、科技和消费者意识,大环境正在改变。” 前 Barneys New York 的时尚总监、长久以来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时尚顾问 Julie Gilhart 这么说。她指出超过77%的千禧一代更倾向于购买对环境友好的品牌,但价格和审美也不能忽视。 

    这一切也需要人们对二手交易市场的广泛接受。随着  The RealReal 和 Vestiaire Collective 这样用 Net-a-Porter 的形式出售经过验证的二手设计师服饰和奢侈品的公司崛起,这个市场已经有所扩张。四月时,无动物虐待方面的先驱 Stella McCartney 和 The RealReal 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参与进循环经济。他们的概念是当你在二手买卖平台上挂一件 Stella McCartney 产品,就可以得到一张用于购买该品牌新产品的100英镑等金券。简单但同样天才。

    “这种清理、重建衣柜的方法是完全可循环的。”Gilhart 解释道,“Stella 强烈鼓励人们把衣服卖给 The RealReal 这样的代售商家,这样她的衣服不会被丢进垃圾堆,更长久地保留它们的价值。”

    1537957927833-1533119745810-stell.jpg
    Stella McCartney 18秋冬  摄影:Mitchell Sams

    很明确的一点是时尚产业终究是为了消费者服务的,很多消费者比起购买选择的道德考量更注重价格、新奇性、质量和设计。只要看看当代年轻人对 Boohoo、Miss Guided 和 ASOS 这样的快消电商无止尽的的胃口,就能明白他们会选择更便宜的,而不是悉心设计、生产或可循环利用的衣服——特别是在他们知道“奢侈”品牌和快消品牌一样用完即丢的情况下。 

    现在,问题的根本解决方式一切都取决于时装品牌本身,尤其对于那些有抱负的品牌,他们需要来给什么才是“奢侈”定下真正的标准和定义——有值得骄傲的起源、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以及经久不衰的使用寿命。

    Credits

    作者:Osman Ahmed

    翻译:zoseph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时尚 , 环境问题 , 可持续性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