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Erica Euse 2017.09.06

    流行歌手们的面部彩绘究竟有何用意?

    面部彩绘:孩童的把戏,明星的武器。

    流行歌手们的面部彩绘究竟有何用意? 流行歌手们的面部彩绘究竟有何用意? 流行歌手们的面部彩绘究竟有何用意?

    上个月,歌手 Kesha 给自己的 Instagram 换了个新头像,照片中她的两颊画满了彩虹条纹,额头中间也用油彩点上了第三只眼。细数这位流行歌星从2009年走进大众视野以来,几乎每次的公开亮相都要在脸上“挂彩”,无论是延伸到下巴上的多彩条纹,还是眼周的闪亮泪花装饰都让人印象深刻。但在近几年间经历了事业的低潮以及与前经纪人 Dr. Luke 的私人纠纷后,我们已经很久没看到 Kesha 标志性的彩绘形象了,直到最近这股势头才有复苏的迹象。 

    以前 Kesha 解释过自己花花绿绿的审美不过是为了彰显派对女孩的天性。周身夸张的亮粉和凌乱的面部油彩正好呼应了她释放野性、追求自由和永不妥协的态度。不过在经历了五年的沉寂之后,带着新专辑重新出发的她告别了以往狂放的做派,但仍旧保留了面部彩绘的癖好。

    “刚入行的时候我总想努力证明自己,一个劲儿地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但在这张专辑中,我选择坦诚对待自己得生活。” Kesha 在《Lenny Letter》上写道。

    其实像 Kesha 和 Lady Gaga 等许多的流行艺人,她们对面部彩绘的情有独钟多少受到了上世纪70年代华丽摇滚(glam rock)风潮的启发。当时的很多音乐人会在脸上画上万圣节一般的彩绘来吸引注意甚至改造形象,一下子涌现出了许多代表人物。比如英国乐队 T. Rex 的主唱 Marc Bolan 和歌手 David Bowie 就是这一风格的先驱,Kesha 早年间就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

    不同于60年代 Bob Dylan 等歌手在音乐中对政治议题的影射,华丽摇滚时代极力营造出一种幻想世界,就像作者 Simon Reynolds 在《Shock and Awe》中描述的那样,这场运动“相信幻想能给人带来自由,逃避现实。”

    对于像 KISS 组合,Bowie 和 Alice Cooper 之流的音乐人来说,面部彩绘是营造幻想世界的必备要素,其传播程度之广甚至远远超过华丽摇滚风格本身。比如 Parliament-Funkadelic 组合的成员比较青睐战时彩绘,而演员 Grace Jones 则更青睐用艺术家 Keith Haring 设计的部落印花来装点全身。

    “华丽的妆面通常能打造出时髦和夸张的效果,”《Performing Glam Rock: Gender and Theatricality in Popular Music》一书的作者 Philip Auslander 解释说。“这是对摇滚音乐人们提倡的‘真实性’的挑衅和颠覆。”

    1503692496553-GettyImages-450933063.jpeg

    图片来自 Getty Images / 摄影 Bauer-Griffin

    音乐人变着法地用彩绘来凸显个体的独一无二,这也是华丽摇滚风格的要义所在。他们打破了艺人必须以特定形象亮相的陈规, 现如今 Kesha, Gaga,甚至是 Miley Cyrus 和 Katy Perry 都是这股风潮的践行者。

    “好像突然之间一切都搞定了,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Kesha 这样解释她当初拿到专辑合约时的感受。“我很享受自己的风格,我会把自己的发型梳成莫西干头,再化个 Alice Cooper 那样的妆。”

    Kesha 和 Lady Gaga 都表示自己小时候被欺凌的经历影响了她们的职业发展。在童年受尽嘲笑和戏弄之后,她们希望通过面部彩绘的方式勇敢面对自己,并呼吁其他“怪才”和边缘群体加入进来,共同营造一个自由舒适的生活空间。

    “我做所有事的初衷——包括 The Monster Ball 巡回演唱会在内——就是想为粉丝们打造一个放肆狂欢的天地。因为高中时的不合群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所以对于他们在社会上的际遇我感同身受。” Lady Gaga 在2009年接受采访时表示。

    Kesha 和 Gaga 也在华丽摇滚的影响下将新时代性别流动的思想带入摇滚乐。在演出服和妆容的烘托下,女歌手们打破了华丽摇滚中的男子气概,让音乐人们得以重新审视传统的性别角色,但其中敢于尝鲜还是男艺人居多。因此,这些大胆的女歌手的示范作用更为重要,她们展现出的自信与自在能让更多业内的女性成员参与进来。

    1503692536286-GettyImages-453966681.jpeg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 RV/ 摄影 Bauer-Griffin

    “如果有人夸我漂亮,我肯定会冷笑接着翻个白眼。我可不想做花瓶——我要成为一个野性、疯狂、自由随心的人,”Kesha 2014年解释道。“同样的作风,放在男人身上是摇滚,但要是我照做了就会有人觉得不堪。”

    然而 Kesha 依旧坚持着用面部彩绘来展现真实的自我,不过其中的内涵改变了。在最新的作品中,她把思绪倒回欢乐而奇妙的年少时光,脸颊的彩绘也许正能解释这种无忧无虑(和潜在的疑问)的源泉。

    Gaga 同样经历了一场类似的变革,她脸上的彩绘反映了职业生涯的不同节点。Gaga 最早凭借《Just Dance》中以 Bowie 为灵感的闪电舞走进人们视野,但她真正开始迷上脸部彩绘还是在制作单曲《Applause》时,封面上的她整张脸布满油彩,宛如一张画布。不仅如此,Gaga 真正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以此模糊了艺术和音乐的界限:2013年走在伦敦街头的她好像在全脸画上了一副毕加索的名画《Girl Before a Mirror》(镜前少女)。

    最近,这股面部彩绘的风潮卷土重来, Beyoncé 就在《Lemonade》的视觉形象上尝试了一把,Rihanna 借此在 MV 中向《Sledgehammer》(电锯惊魂)致敬,而 Nicki Minaj 则带着一脸彩绘登上《V》杂志的封面。但对于 Kesha 和 Gaga 来说,脸上的彩绘可不单单是为拍摄服务。相反,她们以此作为视觉工具向人们传达着她们想成为怎样的人,也希望能够鼓励其他人参与进来。

    “这就是真正的我,”2011年的 Gaga 这样说道,当时她的眼周还缀满了亮片。“这可是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粘好的。”

    Credits

    作者:Erica Euse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文化 , lady gaga , kesha , 美妆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