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Alice Newell-Hanson 2017.10.19

    Vaquera 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个冉冉升起的纽约时装品牌曾和视频网站 Hulu 展开合作,创作了以 Tiffany & Co. 首饰袋为原型设计的裙装,甚至引起了女魔头 Anna Wintour 的兴趣。

    Vaquera 到底是什么来头? Vaquera 到底是什么来头? Vaquera 到底是什么来头?

    2017年9月12日,Vaquera 在纽约市中心的拳击俱乐部发布了品牌的春季系列。影星 Whoopi Goldberg 也来到前排观秀,还冲着一件礼品袋似的硕大裙装使劲鼓掌。大秀结束后,她表示如果自己还能再次主持奥斯卡的话,一定要试试闭场那款浴袍改良而成的双层大礼服。“我之前根本不知道 Vaquera,不过现在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穿上这些裙子了,”她说

    其实 Vaquera 早先就在电视机前亮相过,今年六月,品牌呈现了一组和视频网站 Hulu 合作的成品:灵感来自于该公司改编的美剧《The Handmaid's Tale》(使女的故事)。整个系列从紧身打褶裙到超长袖卫衣应有尽有,勾勒出 Vaquera 从2013年创建以来的风格:搞怪,任性, 鲜明的 DIY 朋克技法。这场秀无疑将品牌的调性提升到新的层次,除了吸引到时装买手们关注之外,还被《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和《New York Post》(纽约邮报)争相报道。 

    1.jpg
    Vaquera x 美剧《The Handmaid's Tale》(使女的故事), 摄影 Michael Hauptman。

    今年,Vaquera 也有幸入围了 CFDA/Vogue 时装基金的决赛。有意思的是,这项大奖设立的目的在于给予获奖者商业上的扶持,但实际上 Vaquera 的大多数设计,诸如夸张的丝绒长裤、硕大的厨师帽、带领结的比基尼以及印有 “FUCK DEATH” 字样的零碎T恤都不可能投放市场。不仅如此,品牌还另辟蹊径地在中式餐馆、地铁站台等特殊场所与知名艺术家们联手发布作品,而非中规中矩地选择在纽约时装周的官方场地办秀。

    “某种程度上说,这次的提名算是对我们的认可,”作为 Vaquera 的四位设计师之一,Patric DiCaprio 这样说道,“我们很激动能成为这项大奖的候选人,因为像女魔头 Anna Wintour 这样热衷商业的人士都对 Vaquera 感兴趣,说明我们的路线没有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设计都被蔑视成“纽约地下的玩意儿”、“就是个艺术项目” 或者被人说“明年就会玩儿完”。

    的确,纽约的时尚产业向来把销售潜力凌驾于创新性之上来看待。但在过去的几年中,许多本土的知名品牌纷纷移师欧洲办秀,随之而来便是一股年轻力量开始填补纽约时装周的空档。 Vaquera 和更成熟些的 Eckhaus Latta 等新一代品牌成为了其中的新鲜血液,不过如今的他们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如何成为一个大名气的小品牌。

    2.jpg
    Vaquera 2018春夏系列,摄影 Black Frame。

    当我造访 Vaquera 的 Greenpoint 工作室时正值时装周即将拉开序幕,品牌还在做最后的准备,他们的灵感板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从上面钉着的一对零碎纸片中看到这样一句话,“VAQUERA 到底是什么来头?” 

    Patric、Bryn Taubensee 和 David Moses 三位设计师正坐在这款板子背靠的沙发上。他们头顶上方布置了一面“名人墙”,贴满了他们在杂志专题中出现的作品,其中还有一张照片被框在一只造型讨喜而奇特的毛绒玩具上,那是他们花了50 塞地(加纳货币)从酒店贩卖机里买到的。

    四人组中的另一位,设计师 Claire Sully 正坐在椅子边上,身穿一件草木绿色的 Vaquera 超大号(大得过分的)女士工装衬衣,脚踩一双 Margiela 的银色 Tabi 分趾长靴。Bryn 身上闪亮的埃菲尔铁塔印花衬衣和 Claire 的用料相同(都来自同一个系列)。而她的拳击短裤和 Patric 身上的类似,Patric 的报纸图案印花夹克又和 David 的打扮相称。他们的着装看起来互相关联,不可分割。就连四个人一起回答问题时也是默契十足,宛如一体。

    “我们四个都会参与设计,我们负责一切事务,” Bryn 解释道。“人们好像对此难以置信,但实际上我们真的是平均行事的。”

    “还要说明的是,我分头做事的时候绝对不会固执己见,” David 接着说,“因为我会在动手之前与每个人做好充分的沟通。”

    “你不可能一人包办所有的事情,” Patric 补充说。

    Vaquera 的设计过程更像是朋友间的交流:设计师们彼此表达自己的想法,然后以此为基础设计,最后可能会创作出比预想更为复杂甚至完全预料不到的效果。“我们四个人凑在一起,创意是不停聊出来的,” Claire 说。

    比如这一季,他们把设计主题定为身份认同的危机。“因为我们自身感受到了身份认同的危机,但我也认为如今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类似的感觉,特别是在去年大选之后,” Bryn 解释道。每款造型都是一种社会角色的诠释,设计师们在细节上做足了心思(他们甚至还商量好了造型间的关系,比如谁会和谁约会之类的)。

    “我们联想到了朋克和冲浪手们。人们渴望着这些东西,所以有必要在设计中反映这些元素以满足人们的需要,” Claire 进一步解释道。“看看亚文化是如何交叉和混搭的吧,” Patric 接着说。他们也正在努力勾勒出的 Vaquera 男孩和女孩的形象。“而且我们开始收窄人选范围,” Patric 说。他 Vaquera 的服装受众应该是那些随便穿着T恤配牛仔裤去酒吧聚会、却穿着晚礼服去邮局寄快递的离经叛道分子。“朋克并不在于服饰,或者说朋克不需要去屈从于那些人们印象中的“朋克服饰”。Claire 解释了自己心中的朋克定义。“戴个疯狂夸张的帽子再配个晚礼服跑去杂货店买东西也可以很朋克。”

    3.jpg
    Vaquera 2018春夏系列,摄影 Black Frame。

    “我觉得人们千篇一律地穿衣服很无聊,”Bryn 抱怨说。“我渴望看见街上的每个人都能穿着和 Vaquera 类似的服装尽情在街头表现自己。”不过她也承认品牌过去设计的衣服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因为过于奇特令人望而却步”。如今的他们正期待着自己设计的服装不仅是店面中的陈列品,而是能被人穿到街头。

    CFDA/Vogue 时装基金也为他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很荣幸能得到 CFDA 在技术和资金上的支持,我们因此得以设计出一些高难度且高成本的创意作品,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Patric 坦陈。他们会借鉴诸如 Marc Jacobs 和 Comme des Garçons 等先锋品牌的策略,利用一部分香水和皮具产品的营收来补足秀场中那些实验性设计的资金短缺。Vaquera 对开发香水十分感兴趣。“我们能不能创作出像 Thierry Mugler 的 Angel 一样长青的热销香水呢?”

    虽然听起来有条不紊,但 Vaquera 下一步的具体计划显然还没有着落。“管它朝什么方向发展,我们可没法现在说清,”Claire 表示。不过设计师们也意识到不能因为迎合时尚产业的过速发展而牺牲自己的视角。如果以后的系列中没有了让人感到些许不适的元素, Vaquera 还能叫 Vaquera 么?正如设计师 Miuccia Prada 所言,“丑陋也是诱人的,丑陋的东西也会令人心奋。也许因为它让人眼前一亮。”

    Patric 引用了了1993年真人秀《House of Style》中记者采访 Andre Walker 设计师的桥段。“他当时是这样回应的,‘这些衣服是给那些老土女孩准备的,给那些只想不修边幅的女孩们设计的。’” 他对此津津乐道。“Andre 的意思像是在说‘我这一季必须尽可能地做颓废点,因为到了下一季可能会更颓废!’ 我觉得他所说的正是如何创立新潮流和预见未来的方式。”

    Vaquera 曾经试过在2016春夏以文艺复兴为主题的设计,不过大家都感觉和品牌调性不合。 就像 Patric 所说的那样,如今连Zara 店里都开始售卖露肩上衣。换句话说,商业变现只是时间的问题,可能不需要改变,耐心等待人们跟上潮流就好。

    “我们正在创造着我们希望看到的世界,” Bryn 强调说。这句话在如今,特别是在美国整体陷入身份认同危机之时,听起来更有力量。

    Credits

    作者:Alice Newell-Hanson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Vaquera , 朋克 , 使女的故事 , hulu , CFDA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