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Laura Winnick 2018.11.26

    为什么流行文化鲜少描绘月经?

    正常化表述显得至关重要。

    为什么流行文化鲜少描绘月经? 为什么流行文化鲜少描绘月经? 为什么流行文化鲜少描绘月经?

    2015年, Insta 诗人 Rupi Kaur 在 Instagram 发布了一系列展现月经期间血淋淋事实的照片。在这些照片中,我们看到一名女性蜷缩在床上、血弄脏了床单和运动裤、热水袋覆盖在她的腹部、淋浴时血流向下水道、上厕所时扔掉用过的护垫、马桶里满是血色,最后她那染上血的床单被丢进了洗衣机。这一系列唤起了人们在月经期间共同拥有的记忆,我们理解 Kaur 每天身体上经历的特殊时刻,我们熟悉它们柔软的质地及惊喜与例行程序同时出现的状态。我们对这些感同身受。

    1542886195748-rupi-kaur-period-photo.jpeg来自 Rupi Kaur 的“Period”系列

    但这一系列照片被 Instagram 无情撤下,这一举动引发了女权主义者的反对声,他们批判 Instagram 不愿展现经期女性所经历的普遍事实,这个让性别歧视内容不断增生的社交媒体平台被解读为厌恶女性。最终, Instagram 道歉并恢复了目前约有300万追随者的 Kaur 所发的照片。

    在经历媒体的争议后,2015年似乎可能是流行文化最终面对并正常化表述月经日常的一年。 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甚至将2015年称为“月经之年”,而 Cosmo 也引用了这一称谓。然而,个人化的表述并没有真正显现,至少在流行文化中并没有。是的,虽然我们拥有了 #PeriodsAreNotAnInsult 的话题标签,还看到身处经期的 Kiran Ghandi 流着血跑完了伦敦马拉松, ThinxDiva Cup 悄然诞生,但媒体上没有出现像 Kaur 那样真实、透彻又日常的摄影系列。

    1542886390148-rupi-kaur-period-blood-shower.jpeg来自 Rupi Kaur 的“Period”系列

    两年后,媒体高度赞扬了2017年的部分剧集,他们宣称那一年是让月经日常公开化的一年。然而,在庆祝以上这些的时候,他们似乎忘记了些什么,这些剧集不约而同地只展现了月经的某一面:禁忌、奇异、高风险。他们告诉我们月经只是例外,并不是日常。从青春期的冲击开始,这些故事直接展示了月经的高潮阶段,就像在《Black-ish》(喜新不厌旧)中所展现的, Diane 迎来了月经,她的父母说她“比平时更危险”,这是一种陈旧又带性别歧视的说法。 Rainbow 提供了一个关于青春期的深度剖析课程计划,我们看着几代母亲满腹热情地用夸张的方式向她们的女儿解释这个仪式的意义。

    突然间,我们看到月经出现在主流媒体的卧室中,这是另一个极富戏剧化的比喻。女性对此感到宽慰或担忧,而男性感到害怕,就像 Jill Soloway 在迷你剧《I Love Dick》(我爱迪克)中的结局一样,当主人公终于将与疯狂迷恋的 Dick 发生关系时,突如其来的月经却让一切幻灭。在 Netflix 于2017年推出的剧集《Glow》(美女摔角联盟)的第一季中出现了美女摔角选手们公开讨论月经的画面,这让主人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月经来迟了。然而,这些与如《Sex and the City》(欲望都市)之类的早期剧集相比显然已经改进了不少,《欲望都市》中拥有大量将私人化事物公开化的场景,尤其是与女性及她们的身体相关的内容,但对于月经她们只是偶尔提起。例如当 Carrie 的月经来迟时,当 Samantha 在一次不满意的性爱中担心自己开始进入更年期时,或是当 Charlotte 的纯种狗狗经历月经时。而在《Friends》(老友记)的十年中,这部聚焦男性与女性间的日常关系的剧集只提到了一次月经:当 Chandler 与 Monica 寻找最适合受孕的做爱时机时。

    当然,向媒体提供与月经及怀孕相关的故事也很重要,但媒体与这两者间的联系将关于月经的流行文化表述提升到了极其高压的境地,从而使月经的疼痛、自我护理与管理变得无形。

     同样,在《Orange Is the New Black》(女子监狱)第五季的第一集中,想引起狱警注意的 Gina 把手伸进内裤,将沾在手上的经血涂在脸上,伪装成受伤的样子。这部剧讽刺了不断被巩固的“不洁”禁忌,这个发自内心的骗术并没有提供一种现实主义的反叙事,或传达出那些在狱中得不到卫生巾或卫生棉条的人的日常挣扎。为什么我们要将这些一直在发生的时刻视作进步来庆祝呢?现在可是2018年。在任何一天,地球上都约有8亿女性正在经历月经。女性月经期的日常生活在哪里?作为一个流着血的人的真实日常在哪里?那些需要在工作或上学时悄悄处理的混乱、激素的变化与痛苦在哪里? 

    我们知道流行文化仍有许多东西需要逆转,毕竟月经一词直到1985年才首次出现在主流电视上。月经及其相关产品的广告不断扩散出的信息让它显得难以启齿,而我们依旧被教导不应提及或探讨月经。但在这个微妙、真实、个人化又强大的电视时代,已经涌现出了《Atlanta》(亚特兰大)、《The Bisexual》(双性恋)及《Insecure》(不安感)等剧集,那为什么关于月经的表述不能有所更新?

    创作者可能希望将文学视为一种模版。今年出版的两本非小说类书籍为月经表述增添了细微差别与深度,展现并正常化了尚未被表述的故事,而不是延续主流媒体呈现的戏剧化月经故事。他们向我们证明可以进一步探索月经在流行文化中的表述。 

    首先是由 MacMillan 出版的《Period: Twelve Voices Tell the Bloody Truth》,这本面向青少年的读物提供了一生中处理月经时的个人化表述:朋友们通过邮件交流月经,一位作家揭秘了为什么黑人女性的月经更容易提前,一位性别转换后的男性描绘了他的月经期,以及一位使用发夹“替代”女性用品的大学生。如果这些真实的故事在电视上被讲述,或是像亲密关系那样公开描绘会怎样?

    如果电视能首当其冲处理这些故事的微妙之处,那它或许能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 Anna Dahlqvist 在《It's Only Blood: Shattering the Taboo of Menstruation》中问道:“当月经的羞耻感与物资的不足碰撞时会发生什么?” Dahlqvist 对乌干达、肯尼亚、孟加拉国及印度的女性进行了采访,结果是这些故事颠覆了西方的挣扎感,让我们陷入了更深层次的害怕与更普遍的沉默。当年轻女性买不起一次性产品,也没有拥有流动水的厕所时,她们只能选择可反复使用与清洗的布料,她们在学校与工厂的日常生活也被打乱。阅读这本书中令人痛心的叙述可以看出经期护理是一项权利,是一种有尊严的行为,而对处于贫困中的经期人群而言,当前的风险是可怕的。

    这两本书都拓宽了我们对月经的了解,也使我们可以更广泛地概念化全球女性的经历,与此同时也能更近距离地描绘某些人所面临的痛苦与羞耻感。希望接下来能将这些故事从书籍带上荧屏,为媒体呈现更真实的月经表述提供更多急需的角度。

    原文刊登于 i-D UK 。

    Credits

    作者:Laura Winnick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观点 , 流行文化 , 月经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