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Felicity Martin 2017.12.11

    为什么 Resident Advisor 关闭了他们的 DJ 排行榜?

    他们的年度 DJ 排行已经成为电子音乐界的重要参考。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决定背后一些有趣但却重要的原因。

    1512055168696-Resident-Advisor-Releases-App-MusicSnake.jpeg

    不久前,音乐媒体 Resident Advisor 大胆地决定,正式结束了已进行超过十年的 DJ 投票。自从2006年,Resident Advisor 每年都会在网站发布 DJ 的前 100名榜单,而这个榜单早已成为舞曲界的重要参考。这份榜单让夜店和派对组织者能够了解 DJ 的受欢迎程度,让订票机构能够根据 DJ 的受欢迎程度调整价格,也让公关人员能够根据 DJ 的排名为他们发布新闻稿,进行宣传。 

    所以,Resident Advisor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关闭这份最具参考性的 DJ 榜单呢?这家音乐网站发布了一篇文章解释了他们的决定。实际上,这份由公众投票得出的榜单已被白人男性所占据,2016年,仅有7名女性 DJ 出现在榜单上。女性制作人 The Black Madonna 指出,这个榜单上的男女比例完全无法代表现实中男女 DJ 的比例。RA(Resident Advisor)写道:“每个周末都有许多有才华的女性 DJ 在夜店中表演”,“结果的同质性并不能体现现实的多样性。”

    讽刺的是,正是这份榜单投票的大受欢迎让 Resident Advisor 决定将其关闭。这个榜单的影响对整个行业都是震撼性的,高排位的 DJ 因为这份榜单赚的盆满钵满,并牢牢占据着各种热门音乐节阵容的席位。它直接影响着人们的收入,但却不能真切的体现现实,因此,RA 认为这份榜单引起了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RA 是一个榜单网站的同时,也是一个音乐新闻网站,尽管网站的报道不能做到一半男性一半女性的完全公平,但他们一直都在努力扩大着音乐人的多样性范围。然而,这份榜单的结果与他们努力的方向恰恰相反。 

    “这份由公众投票得出的榜单被白人男性所占据,2016年,仅有7名女性 DJ 出现在榜单上。”

    但是这份榜单不是由公众投票得出的吗?难道 RA 在说他们的受众都错了吗?要开始解释,我们必须认识到投票本身的问题。另一份由公众投出的榜单《DJ Mag》百大 DJ 榜上经常出现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高排位 DJ(比如 Alan Walker,你能明白吗?)。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榜单真正展现的是 DJ 的受欢迎程度,而不是他们的才华。当一个 DJ 雇佣了更加积极的营销团队,他的排名自然也会升高。 

    更重要的是,公众投票其实更加体现了社会中的偏见。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并不总以那种全副武装的仇恨言论体现,反而经常是以微小,无意识的方式体现出来。通过关闭榜单投票的决定,Resident Advisor 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认识:平等并不是随意就可得到,多样性依旧需要人们的更多努力。 

    如果我们的运气够好,这个决定将和不断升高的票价一样,对行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没有了可以随手参考的榜单,派对和音乐节组织者就必须去看更多现场表演,冒更多风险,为更大范围的音乐人提供表演的机会,给看表演的人带来全新的体验。投票的方式使那些已经在主流场所表演的 DJ 们登上榜首,却剥夺了那些无人知晓但才华横溢的 DJ 的机会,似乎只有那些正在从有名跨向著名的 DJ 才能从这份榜单中受益。 

    当这个决定被公布,电子音乐界大多给予了正面的评价,很多人都拿 Dixon 四年对榜首统治的结束开玩笑,包括女子团体 Discwoman,Rebekah 和 Plastician 都赞赏了 RA 的决定,但是很多人也认为这种举动并不会改变任何事,反而降低了一个潜在问题的可见性。瑞典 Techno 制作人 Adam Beyer 担心,没有投票的帮助,那些不制作专辑的 DJ 想要出名会变得更加困难,他说:“在这个年代,一个有才华的 DJ 如果不做自己的音乐,基本没有可能出名。”Sharam 很赞同他的观点,并说:“除非他有一张大嘴巴,会做有争议的事,是个会抢眼球的人。” 

    “没有了可以随手参考的榜单,策划人和音乐节组织者就必须去看更多现场表演,冒更多风险,为更大范围的音乐人提供表演的机会。”

    然而,这个行业正在不断变化。十年之前,人们没法靠 Facebook 或是 Beatport 来找到他们喜欢的歌,只有通过口口相传。但现在,我们已经被科技所包围,互相连接分享音乐是如此的轻松,再做这样明确,具体,清晰的榜单似乎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有些更乐观的人,比如 Richie Hawtin,在 Twitter 上说:“只有那些最认真最努力做音乐的人才能登上榜首,我们不需要投票。”对一个经常在著名夜店 Berghain 表演的 DJ 来说这没什么问题,而对于没有太多经济支持的新兴 DJ,他们需要一些新的标准去激励。同时,这也能在这个产业甚至更大的世界范围内帮助消除偏见、制度化的的种族歧视以及性别歧视。

    “我们仍然觉得,认可那些取得辉煌成绩的 DJ 们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RA 写道,“而且我们依然会一年一年的做下去。我们将会采取不同的方式,但并不是为了替代投票。”《Crack》杂志最近发布了一个饱受赞赏的榜单“50 Most Exciting DJs in the World Right Now”(50位最激动人心的 DJ)。通过将 “top” 替换成 “most exciting”,他们让一些并不那么有名的音乐人,比如女子团体 SIREN,的名字出现在了像 Ricardo Villalobos 这样的著名 DJ 旁。值得注意的是,《DJ Mag》杂志也用他们的 Best of British(年度英国最佳)回应了人们对他们的百大 DJ 的嘲笑,评选团队挑选了更加多样的候选人。

    也许,这一切最好的结局是人们能够发问:我们怎样能更包容?做得更好?夜店一直都是安全的空间,舞曲一开始就是在被边缘化的团体中诞生的。如果没有 LGBTQ 和有色人种团体的贡献,这个行业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即使让 Dixon 受到损失,我们也必须让这个行业不断成为最包容的空间。

    Credits

    作者:Felicity Martin

    翻译:曹彦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音乐 , resident advisor , DJ , 平权 , 排行榜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