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Erica Euse 2017.08.17

    为什么世界不再需要部落纹身

    纹身必须尊重所有文化。

    为什么世界不再需要部落纹身 为什么世界不再需要部落纹身 为什么世界不再需要部落纹身

    Brooklyn Beckham 这位模特兼新晋摄影师刚刚年满十八岁不久,便公布他将拥有第一个纹身。延续父亲的纹身传奇,Brooklyn Beckham 请来大师 Mark Mahoney 设计要纹在前臂的复杂图案 — 一位戴着传统羽毛头饰的印第安酋长。然而,Brooklyn 在 Instagram 上公开纹身完成的照片之后,许多评论指责这位社交名流的图案选择糟糕,本人也并非美洲原住民后裔,称他是 “文化挪用”。

    WechatIMG641.jpeg


    几十年来,从中文汉字到部落文化的神圣图案,许多像 Beckham 一样的人都在借用各种文化符号,将它们铭刻在身体上。也有人说这仅仅是纹身而已,人们选择时并不会考虑其背后的含义,或是图案所属的边缘群体文化。

    纹身史学家 Anna Felicity Friedman 解释说:“当人们借用并不属于自身的文化遗产或者生活经历时,用批判研究的术语说,会将这个意象 ‘他者化’,换言之就是贬低了它的意义,这种外来感促成了社会统治的阶级划分。所以最好还是不要仅仅因为看起来酷,就在身上永久留下其它文化的烙印。”

    Brooklyn 的父亲 David Beckham 侧身也纹着相似的图案,许多他们的追随者觉得这样的纹身轻视和淡化了美洲原住民的经历。有人留言解释道:“我的民族,乔克托族,忍受了殴打、强暴、饥饿、屠杀。欧洲人撕裂践踏了他们的存在。这种纹身没什么时尚的,不应该成为潮流。”

    Friedman 说,现代纹身借用其他文化符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向西方敞开大门,日本文化也因此在西方流行起来。《Time》杂志曾统计,当时美国上流社会十分流行纹身,世纪末的纽约三分之一女人都有纹身。受古代日本神话影响的龙图腾是最为普遍的设计之一。

    尽管如此,20世纪初期纹身仍然局限于飞车党、嬉皮士等反主流文化群体。直到60年代,社会对人体艺术的看法才有了改观,这要感谢 Janis Joplin 这样的流行人物,让纹身更被主流文化所接受。这时 “部落” 艺术也变得更加常见,艺术家们纷纷汲取灵感于波利尼西亚、东南亚、北美原住民群体。各种黑色几何图案设计也正是来源于此,在许多部落中,纹身既是身份地位的符号,也有着精神觉醒和装饰性作用。

    甚至连时装设计师也愿意采用这样的纹身风格。Martin Margiela 在1989年发布会上展示了部落风格的上衣,并在2012年与 H&M 合作时让其再度面世;Jean Paul Gaultier 也在1994年春季发布会等场合多次使用部落图腾。这些更加深了文化挪用的问题,部落符号变得很 “酷”,它所属的民族却依然饱受压迫。

    除了部落文化,90年代也带来了亚洲字符的纹身热潮,比如 Nicki Minaj 手臂上那句。这些字符大多取自纹身工作室墙壁上展示的设计样板。亚洲文字让英语中普通的 “爱” 或 “力量” 看起来也很有异域风情。到了2000年,纹身师说他们40%的工作都在为客户纹象形字

    然而,多数纹身师并不懂日文或汉语,因此有了许多翻译错误的时候。据2006年的报道,因为翻译错误的原因,纷纷来遮盖身上亚洲文字的人不在少数。

    Friedman 说:“纹身师都不应该做自己没有把握的文化符号。这并不是说他们只能设计自己文化的图案,而是如果想为客人纹其他文化的意象时,至少要做足研究,了解设计以及背后的文化含义。设计外来文化作品时,只从网上找一些看起来很酷的现成图案拓印下来,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挪用那些权利被剥夺的民族文化的 “纹身潮” 仍在继续,美感依然重要于图案背后的历史意义。最近脸部纹身 — 过去曾代表黑帮和囚犯的符号 —也重新受到关注。Gucci 等时装品牌最近在发布会上为模特画上了临时面部纹身,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纹身工作室也开始为人们提供纹身清洗服务,去除带有黑帮色彩的纹身印记,帮助减轻纹身带来的社会歧视。

    美国马里兰 Southside Tattoo 的老板 Dave Cutlip 说:“各地的人都纷纷过来做遮盖。” 今年早些时候,Cutlip 推行了 Random Acts of Tattoo(随手善行遮盖纹身)项目,免费帮助人们覆盖带有种族歧视或黑帮色彩的纹身符号。

    还好 Friedman 觉得现在人们越来越懂得文化挪用和人体艺术之间的关系了。

    Firedman 也已经开始清洗自己身上的原住民文化蜘蛛纹身,她说:“我觉得一小部分纹身的人已经意识到了文化挪用的问题。人们热衷于在所有艺术形式中借鉴外来文化,这一点是双向的 — 比如一些日本纹身也受到了美国文化的影响。这样并不能让文化挪用的现象合理化,可是拙劣的 ‘民族’ 纹身也许一直会有市场,总会有人愿意赚这个钱。”

    Friedman 言之有理,人们仍会继续借鉴其他文化,这也是为什么要了解文化符号背后的意义,分辨 “欣赏” 与 “挪用” 之间的差异。Friedman 补充道:“如果你觉得能合理解释自己的纹身,除了觉得好看之外,为什么选择了其他民族的文化符号,这样也许你会对自己的选择更自信。”

    此外 Cutlip 也注意到了如今客人们选择纹身图案的变化。他说:“纹身不再是从墙上的样板里随便挑些图案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Credits

    作者:ERICA EUSE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文化 , 纹身 , Brooklyn Beckham , David Beckham , Mark Mahoney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