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Hannah Ongley 2017.11.28

    为何人人都爱 Hello Kitty

    商品消费标签?抑或千禧年最具颠覆性的偶像?从70年代 “卡哇伊” 热潮的爆发,到 Frank Ocean 音乐节的领衔演出,一起来看看 Hello Kitty 经久不衰的吸引力。

    1T.jpg

    2014年,Sanrio 发布了一条爆炸性声明,澄清 Hello Kitty 并非一只日本猫,而是正在上小学的英国女孩。一时舆论哗然,Sanrio 不得不退一步补充到,她只是猫的拟人形态,同时又透露了几条 Hello Kitty 的身世之谜——虽然已经43岁却还在念小学三年级,虽然是天蝎座却一点也不独断。看来我们对这位无处不在的 Sanrio 超级明星仍然了解甚微。

    Hello Kitty 自70年代诞生就风靡全球,承载了无数孩子的童年幻想,也激发了众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正因为她的全球偶像地位,Hello Kitty 一直保持着极简的身体特征。她没有嘴,也反而因此千变万化。她适合所有场合,属于每一位消费者。

    Kitty 粉丝群体的多元性也给我们带来十足惊喜。70年代 “卡哇伊” 热潮爆发,Hello Kitty 受到日本青年的喜爱而流行普及。如今,连 Frank Ocean 也是她的粉丝,把她放在视频里。川久保玲设计的 Comme des Garçons 2018春夏系列中,假发和项链上也点缀着 Hello Kitty。除此之外更有全球最忠实信徒 Masao Gunji,一位67岁的退休警察,他在家里收藏了5000多件 Hello Kitty 纪念周边。

    Gunji 也因此获得了最多 Hello Kitty 收藏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在采访视频中,他向我们展示了满眼都是粉色的家。他说:“我喜欢 Hello Kitty 是因为她的表情。在我难过的时候,她看起来也有点难过,开心的时候,她看起来也很开心。” Kitty 并不能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因为她没有嘴。

    艺术家 Tom Sachs(也是 Frank Ocean 的搭档)在纽约 Lever House 广场建造了一座近7米高的 Hello Kitty 雕塑,这位卡通周边偶像在他眼里有一种近乎佛教意义上的 “空” 之境界。在这个人人都不信任企业的年代,我们几乎不再买广告的账,“真实” 本身已经被商品化了。然而 Hello Kitty 可不在乎这些,2017年 Hello Kitty 仍在坚持她自己的个性。Sanrio 的超级明星从来不会给你灌心灵鸡汤,更不屑于在社交媒体上偷偷给赞助商打广告。Kitty 可忙着呢,最新的周边产品更是包括了汽车尾气管尿垫电饼铛、听诊器等等。台湾 Eva 航空最近宣布将在指定航线推出 Hello Kitty 主题客机。Kitty 不只是施加影响,她是超级偶像。

    川久保玲并不设计电饼铛,她做的是前卫艺术。Comme des Garçons 的理念和 Kitty 代表的消费主义之间对比显而易见。这位让人难以捉摸的 CDG 领头人说:“无论好时代还是坏时代,企业都差不多一个样子。我们一直以自己的节奏发展,以后也会是这样。” 然而川久保玲的生活十分私密,谁又能保证她的东京公寓里没堆满 Sanrio 电饼铛和马桶垫呢?

    1506960858323503.jpegCOMME des GARÇONS 18春夏系列

    Hello Kitty 很容易让各种团体产生认同感,并加以借鉴。连同爱心熊和彩虹小马,它们是哥特和非主流孩子的最爱。在2000年 MySpace 巅峰时期,我和姐姐几乎在旧金山 Westfield 商场的 Sanrio 专卖店花掉了2500美金。(当时要是有 Hello Kitty T.U.K. 联名超厚底鞋,我一定眼睛都不眨就买下来。)另外,朋克、酷儿运动积极人士、性从业者和暴女运动支持者也都会成为 Kitty 的粉丝。90年代地下女性朋克运动就借用 Kitty 的形象来推动激进女性化的回潮。

    Christino Reiko Yano 在《Pink Globalization: Hello Kitty's Trek Across the Pacific》(粉色星球:Hello Kitty 的越洋之旅)中写道:“Hello Kitty 被赋予了 ‘反对强硬’ 的强硬立场,粉色有了全新的意义,就像咄咄逼人的黑色,宣示了青年一代的女性力量。骄傲地穿戴着 Kitty 是朋克女性对刻板印象嗤之以鼻的态度,仿佛在说,看,我们有掌握可爱的权利,以我们自己的方式,用在我们自己选择的目的上。”

    除此之外,编辫子等带有幼稚气息的发型也是对女权主义新的诠释。Kathleen Hanna 在《Riot Grrrl Manifesto》(暴女运动宣言)中写道:“我们对这个告诉我们女孩就是愚蠢、糟糕、软弱的社会感到愤怒。” 转眼之间 Sanrio 就将朋克纳入在内,和 T.U.K. 合作超厚底皮鞋,Kitty 头上的蝴蝶结也有了格纹呢版本。Reiko Yano 指出,Sanrio 的周边产品没有界限,甚至包括了 Stratocaster Fender 吉他。当然这并不是说每次拿出一把 Sanrio 吉他就很酷很有颠覆性:参考 Avril Lavigne 2014年残暴单曲《Hello Kitty》。

    从暴女运动开始,我们在拒绝传统性标签的路上已经走了很远。在今天 Hello Kitty 仍然被借用为性别自由和酷儿运动发声。Frank Ocean 在《Provider》和《Nikes》中加入 Hello Kitty 就是很好的例子。两首歌都影射了 Ocean 新获得的财富,以及一些类似 Kitty 的收藏品,比如球鞋、Prada、放满奖杯的橱窗等等。对一位正在重新定义酷儿流行偶像的艺术家来说,选择 Hello Kitty 也是十分勇敢的举动。《Endless》和《Blond》并不像大家期盼的那样是公开的 LGBTQ 宣言。Ocean 仅仅在后者歌词中用过一次 “gay” 的字眼,并且他迄今为止都在避免为自己的性别认同贴上标签。借用女性化的卡通人物,也许是颠覆性别刻板印象更微妙的方式。

    Sanrio 这位没有嘴的可爱的 Kitty 小姐同样不想被贴上标签。你看,她花了40年才承认自己是只拟猫化的英国人。Frank Ocean、川久保玲和 Gunji 大叔也许更加清楚 Kitty 多变的力量。她是一张空白的画布,我们可以为其添上所有梦想的色彩。也许她的能量就是超级惹人爱——毕竟在动荡的时代,用可爱来治愈自己总没错。

    Credits

    作者:Hannah Ongley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专栏评论 , Hello Kitty , Frank Ocean , Sanrio , 收藏 , 周边 , 川久保玲 , 暴女运动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