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Erica Euse 2017.07.12

    我为发狂:假发狂热回潮

    “一个女性今天可以是金色头发,明天可以是蓝色头发,只要她愿意,改天剃光也无妨。”

    我为发狂:假发狂热回潮 我为发狂:假发狂热回潮 我为发狂:假发狂热回潮

    当 Balmain 的模特走上2016秋冬系列的T台,我们几乎认不出设计师 Olivier Rousteing 的“亲友团”了。 Gigi Hadid 标志性的金发换成深巧克力棕, Kendall Jenner 和 Alessandra Ambrosio 的头发都变成白金色。虽然发色变化非常大,但看上去十分自然,以至于许多人都以为她们真的染了头发。然而,据 Olivier Rousteing 透露,他星光熠熠的模特班底实际上只是戴了 Balmain 高级定制美发系列的假发而已。这家法国时装屋自1974年起开始涉猎美发领域,而最近推出的假发定制服务,则是为了迎合不断增长的假发需求。技术上的新突破,以及名人对假发的开放态度,造成假发回潮的现象,与20世纪60年代的假发狂热不相上下。 

    “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曾有一段时期,女性都用假发来变换发型。”发型设计师及《Wig ED》的作者 Jeanna Doyle 解释道。“许多人会担心,戴假发看起来和他们奶奶一样,或是假得跟万圣节的装扮似的,不过,这都是因为他们不够了解假发的历史及其可取之处。” 正如皮肤学专家 Kurt Stenn 在《Hair:A Human History》(头发简史)书中所说,全世界的人戴假发的历史已长达数个世纪之久。在18世纪和19世纪,白色带卷的“法官假发”成为欧洲男性的基本配饰,象征着上层社会的身份地位。而早在此前,古埃及皇室便已剃光头发,用人发或棕榈和椰枣纤维制成的假发替代真发。这种做法同样可见于富足的古希腊和古罗马人民。  

    在17世纪至19世纪之间,女性曾尝试过各式各样的假发,包括高耸夸张的造型和可拆卸的接发,但来到20世纪初,许多人都选择回归真发。1958年, Givenchy 让假发在时装界得以复兴。这位巴黎设计师对模特上场后不能更换发型感到不满,于是他便订购了假发。打理人发制成的假发价格高昂,需要到美发沙龙进行清洗和造型,因此,经过一段时间以后,这股风潮才得到人们的认可。到了1962年,约50万女性拥有了假发。  

    在20世纪60年代,合成材料制成的假发得到引进,它比人发制成的更便宜,也减少了护理费用。大多数假发是由改良聚丙烯腈纤维,也就是人造纤维制成,使假发柔软而有弹性,易于清洗和吹干。越来越多的女性为了追赶发型潮流而选择假发,高耸如蜂房的蓬松款式在当时非常流行。 

    然而,发展中的假发趋势遭到了一些反对声音。在20世纪60年代初,黑人权利运动崛起,许多黑人女性都抛弃了假发,转而回归真发,以此表达一种政治宣言。许多支持者都奋起抵制,拒绝服从主流的欧洲审美标准,提倡“美丽的黑色”这一理念。 1968年,发生了著名的女权主义者抗议美国小姐游行,当场的女性把她们的假发、胸罩和假睫毛扔进了“自由垃圾桶”,以抗议选美活动对女性的物化。  

    尽管如此,20世纪70年代的假发产业仍然蒸蒸日上。在美国,百货公司如 Bergdorf Goodman和 Macy ,均拥有自家的假发商店和美发沙龙。与此同时,男士假发也逐渐得到认可,不少男性都希望尝试蓬松的长发造型。  

    流行艺人如 Cher 和 Tina Turner ,都使用假发来不断变换造型,包括短款爆炸头和多层次长发。 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假发狂热逐渐消失。对许多女性来说,人造假发其实并不舒适,也不如广告上宣传的那么容易佩戴。很多假发往往都不合头型,而且发际线处不自然的衔接也有碍美观,没有刘海的造型在当时并不讨好。 

    最终,大多数女性都选择回归真发,而假发则成为艺术家和艺人的标志,例如变装皇后和俱乐部青年,需要用来变换造型。 Andy Warhol 那头乱糟糟的银色假发就成为他的标志符号,而在20世纪80年代,纽约俱乐部圈子兴起,俱乐部青年便以出位的着装和鲜艳夸张的假发为人所知。 

    在许多黑人女性的审美观念里,假发仍是重要的存在。她们不想伤害发质,不想耗费时间,也不想花高价打理头发,还有可能让头发变直,假发正好提供了另一个选择。黑人女性不断的贡献,推动着假发的发展,使其成为如今价值高达数百万美元的产业。 

    尽管使用假发已是家常便饭,但数十年来,它仍旧被冠上一种社会恶名。在社会观念下,假发不单纯被视为女性变换造型的便捷方法,还往往被当作一种欺诈的手段,仿佛假发下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这种观念可追溯到18世纪初,当时假发曾被用于掩盖秃头和头疮。后来,流行文化的发展更加深了这种迷思,“ wig snatching ”(扯掉假发)一词就常常被用来形容揭穿骗局的行为,如同《赫芬顿邮报》所指出的,在电视剧里,例如动画片《史酷比》,反派角色正是被扯掉假发之后才原形毕露。  

    幸运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名人对戴假发抱持开放态度,无论是 Kim Kardashian使用的自然款式,还是 Nicki Minaj 那些鲜艳的定制假发,都有助于消除戴假发所引起的羞耻感。 “我认为名人公开地谈论假发,有助于让其他女性更乐意去尝试它。”致力向女性科普假发知识的 Doyle 说道。感谢科技的进步,现在的假发已经发展出大量染色的款式,从绝妙的渐变色到粉彩色应有尽有,发际线也比以往逼真许多,让造型更加灵动。此外,时下彩虹发色正流行,假发可以让女性达到这种极致的效果,还不用伤害发质。 

    名人造型师 Tokyo Stylez ,曾打造过 Kylie Jenner 出席 Met Gala 的短直发和 Nicki Minaj 的超长粉红色头发,向他购买一顶假发大约需要上千美元,但 Doyle 坚称,一顶好的假发用不着那么贵。 假发不止在时装界派上用场,它对成千上万因化疗或秃头症而造成脱发的女性也有帮助。许多假发厂商一度为了迎合潮流制造夸张的假发,如今也借由制造舒适自然的假发款式,帮助女性重拾自我。 

    “我认为我们忽略的是,脱发问题也会引起羞耻感。如今,女性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遭遇脱发困扰。” Doyle 说道,“我们的头发关系着我们的身份,这是在女性身上根深蒂固的观念——脱发是一件令人难以面对的事,但也有女性可以去接受它。”  

    无论一个女性戴假发的原因是什么,尝试假发这件事,让女性可以不顾他人评判,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如 Doyle 所说,一个女性今天可以是金色头发,明天可以是蓝色头发,只要她愿意,改天剃光也无妨。 

    Credits

    作者:Erica Euse 

    摄影:Chelsea Lauren 为 Getty 拍摄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i-D Hair Week , Nicki Minaj , fashion , beauty , Kylie Jenner , Kim Kardashia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