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钱业佳 2017.11.17

    他们正在海外迎接挑战:自由造型师 Yaya Moo

    在伦敦、巴黎、柏林、东京......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面孔出现在时尚创意的不同领域里,我们邀请他们分享在异国他乡独自打拼生活的经历,既有挑战和艰辛,也有激情和梦想。

    Whitelies Magazine_02.jpgWhitelies Magazine 摄影:Alex Huanfa Cheng 造型:Yaya Moo 

    虽然每年来法国学习时尚相关专业亦或是寻找工作机会的中国人愈来愈多,但真正能在巴黎这个圈子里留下来的人只能说是凤毛麟角。一方面,法国严苛的移民政策与外国人工作的条件,使得法国企业对外国应聘者都会考虑再三;同时,时尚行业本身僧多粥少,流动率低,外国人基本很难有机会留下来。这就导致了大部分在这个行业打拼的华人们都选择了 Profession libérale (自由职业)这种居留身份,以 freelance 制工作这条路,自己拉活,自己算账,自己纳税。这其中既有漂泊的自由感,自然也有生活的艰辛。Yaya Moo 是个来自昆明的女生,皮肤晒成了古铜色,是个学商科最终跑偏了的人。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居住在巴黎,满欧洲跑的时尚造型师,陆续和荷兰版 i-D、中国版《Harper’s Bazaar》、香港《Marie Claire》等杂志合作过。和 Yaya 约定了在法国万圣节假期那天见面,但她并没有意识到那天是假期,因为那天她还约了片子要拍。于是在小巴黎地势高低起伏的18区,我们约在一个小咖啡馆里,听她聊了聊在巴黎做独立造型师的这两年。

    19665523_10155545794424252_7471875388859070194_n.jpgYaya Moo

    “我现在在巴黎做造型师,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
    我现在主要为各种杂志或线上媒体的片子做造型,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其实在这之前的我的一切经历都和时尚没什么关系。我成长在一个几乎没有任何时尚氛围的家庭,大学本科是在泰国读的商务英语,毕业后机缘巧合放弃了本来选择的米兰来到了巴黎一所商学院读 Fashion Marketing,之后我找了一个做造型师助手的实习,然后就是这样走上了这条路并且留在了这里。虽然现在与杂志约片子比较多,但我最想做的还是秀场造型——也是领我入行的师傅的行当——是非常辛苦但是有趣的工作。

    “留在巴黎是因为这里对造型师而言,是十分理想的工作环境。”
    在这里,普遍大众对于这个行业都是有比较高的认知度的,像是巴黎的时装工会、时装周这些,都是几代人已经建立好的秩序。毕竟目前来说时尚和艺术的顶尖资源还是在欧洲,在这里能够接触到来自时尚界的最好的资源和人脉,而且行业内的人都对创作有很高的热情。当然这也是有两面性的,好的方面就是我们这代人不需要再在迷雾中探索了,不好的方面就是新人的进入是比较困难的——跟法国这个国家一样,有点老旧的腐朽气息。不过现在时尚行业发展的太快了,很多新的东西并不会都集中在欧洲这边出现了,所以以后怎么样发展还很难说。

    i-D Netherlands_01.png


    i-D Netherlands_04.pngi-D Netherlands 摄影:David Paige 造型:Yaya Moo

    “一张华人的脸可能带不来什么好处,但是人家在认可了你的工作之后就会记住你。”
    我现在做独立造型师快两年了。在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没什么人脉和作品,也曾经几个月都没有接到挣钱的活儿,只能靠着以前的积蓄维持生活同时准备自己的作品集。当然,有了作品也不一定能让别人接受你,只能继续摸索,其实就是一个循序渐进逼自己成长的过程,等做出让人家满意的东西了也就慢慢开始有工作了。自由职业的外国人确实在各方面的生存成本和压力都要比这里的法国人和固定职业的人群高,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但现在想想当初遇到的很多困难,其实很多也就一笑而过。一张华人的脸可能带不来什么好处,但是人家在认可了你的工作之后就会记住你,以后的来往就简单多了。像是现在从品牌、公关借衣服拍片子,对我来说都是很顺利的事情了。

    “在这里,华人得到的工作机会其实还是相对公平的。”
    在同等条件下,一个法国人肯定更倾向于选择与法国人工作,同样,中国团队也会更倾向于与中国人合作,而国内大量出国取外景的杂志等工作当然也给了这些在外的华人不少机会。况且,在巴黎这个圈子的华人之间都会互相帮助,经常找机会一起合作,留在这边的人基本都是同一代人,大家文化背景相同也比较能互相理解各自的想法,“我们本来就是少数人,再不互相帮助的话就更待不下去了”。而且我的经验中觉得跟中国人合作更容易沟通和理解:像是国际团队通常会准备好拍摄的 moodboard,按图索骥一样跟着感觉创作;而国内团队则经常性的有非常具体的指令,有时候会偏重商业多过创作。

    Nasty Magazine_01.jpg

    Nasty Magazine_03.jpgNasty Magazine 摄影:Alex Huanfa Cheng 造型:Yaya Moo 

    “在国外闯荡,每个人都很有危机感,想要实现个人的抱负,首先自给自足是最基本的。”
    留在这里的时尚摄影师、化妆师等大家都明白,这个行业淘汰率太高了。危机感几乎是每一个想在这里闯荡的人身上的标签——从一开始感觉永远赚不到足够的钱逼你拼命去接活儿,到后来的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新人替换掉。因为这个行业走的太快,新入行的人可能跟你水平差不多了,但开价却更低。如今跟过去差太远了,以前的大师可能一周慢慢磨出7、8张片子就够了,但是我们现在可能一天就要出五十多张片子,每个人都在跑,你只能逼着自己往前走。所以我认识的很多人也会去做各式各样的工作,并不一定就只接时尚类的活。 每个人都很有危机感,想要实现个人的抱负,自给自足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去抓住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短期计划就是想跟更多的杂志合作拍出更好的片子”
    我觉得如果想要去国外工作生活,一定要明白自己来到这里是想要学到什么、想要获得什么,要知道如何利用当地的资源丰富自己,比如文化、历史和艺术审美这些方面。我希望能跟更多的杂志合作拍出更好的片子,特别是一些国内优秀的杂志。我并不是一个一天到晚都在想着工作的人,只要能够和自己喜欢的模特或者摄影师合作,我就很满足了。

    King Kong Magazine_02.jpg

    King Kong Magazine_05.jpgKing Kong Magazine 摄影:Xiangyu Liu 造型:Yaya Moo

    The Forest Magazine SS16_01.jpg

    The Forest Magazine SS16_03.jpgThe Forest Magazine Spring 2016 摄影:Alex Huanfa Cheng 造型:Yaya Moo 

    Elle Kazakhstan Nov 2016_01.jpg

    Elle Kazakhstan Nov 2016_04.jpg

    Elle Kazakhstan Nov 2016_05.jpgELLE Kazakhstan Nov 2016 摄影:Yuji Watanabe 造型:Yaya Moo

    REVS Magazine SS17_01.jpg

    REVS Magazine SS17_03.jpg

    REVS Magazine SS17_04.jpgREVS Magazine SS 2017 摄影:David Paige 造型:Yaya Moo

    Credits

    作者:钱业佳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迎接挑战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