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Frankie Dunn 2018.05.16

    你可能已经听过她的首支单曲《1950》,现在来认识一下 King Princess

    这个住在洛杉矶的布鲁克林少女,写下了拉拉爱歌,赢得了 Harry Styles 和全世界的芳心。

    本文原刊登于 i-D 的 The New Fashion Rebels Issue, no. 352, 2018夏季刊。

    kp1.jpg外套来自 Levi’s  文胸来自 Stüssy  牛仔裤来自 Loewe  戒指为模特私物

    Mikaela Straus ,也就是 King Princess ,刚刚做完90分钟牙科手术的她整张脸还麻着。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时机打电话给这位19岁的创作歌手、乐器多面手及音乐制作人,开始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采访呢?

    一个月前她刚刚发表了首张单曲《1950》。这首歌的灵感来自她的一本爱书,小说家 Patricia Highsmith 于1952年出版的《The Price Of Salt》(盐的代价),这个结合隐秘欲望和同性之爱的故事后来被改编为电影《Carol》(卡罗尔)。而这首歌诉说着强烈的渴望和绝望,这位天资聪颖的音乐人在新歌发表时分享道,“从历史上看,这是一种不被公众接受却极其丰富的文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同性之爱只能在私下存活,透过晦涩的艺术形式在社会中表达出来。我写这首歌是关于我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一个单恋的故事,也是尽我所能地去表达我对那段历史的感谢和敬意。”她用沙哑的嗓音告诉听众,“ I hate it when dudes try to chase me, but I love it when you try to save me (我讨厌有男生想追我,但我喜欢你想要救我)。”这句歌词引起了广泛的共鸣。 Harry Styles 在 Twitter 引用了它, Kourtney Kardashian 在 Instagram 大声唱出了它,如今《1950》在 Spotify 拥有超过1300万的播放量,这个数字目前还在增加。对首张单曲来说这个成绩还不赖。

    “我真的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反响,” Mikaela 在电话那头说,虽然她的嘴发麻,但还是能听明白。“差不多是两年前,当时我从南加大的学生宿舍洗完澡出来写了《1950》。两天后我录完这首歌,后来就一直没改动过。我其实有点捂住它的意思,安慰自己说它总有一天能见天日。”确实,不只是这首歌,她也等到了出头之日。“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我就觉得,嗯,我是不是要给我的歌分性别了?”她回忆道,“于是我决定,是的,我要把女性代词放进我的歌里。我没理由要隐藏那一部分的自己啊。我必须这么做才能更好地去爱自己去突破难关。我必须忠于真相,‘没错,这首歌是关于一个女生的。’”她在一次又一次地描述自己的音乐感情时偶然得到了 King Princess 这个名字,并决定以此为名,事实上,这个名字也很能代表她:“与众不同,古灵精怪,与性别有关。”

    kp2.jpgKing Princess 外套来自 Stüssy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Mikaela 在她父亲的布鲁克林录音室 Mission Sound 长大,在那里她父亲为 Cat Power 、Taking Back Sunday 等艺人制作过唱片。“录音室就在我家,”她说,“我从小就很爱那个地方,因为我可以随便用那些乐器和器材。能拥有这一切是种荣幸,我很感激我爸爸,他绝对是个天才。”在那个音乐入门的梦幻游乐场,她不仅学会了贝斯、吉他、钢琴和架子鼓,还学会了音乐制作和交友之道。“我就像录音室里的老鼠。有人看到我就会说,‘这个小拉拉在这里搞什么?’我学会了怎么跟其他音乐人交流,怎么在一屋子的人面前做自己。”她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开始做一些“愤世嫉俗的朋克音乐”,因为受到从小耳濡目染的摇滚乐熏陶,包括 Led Zeppelin 和 T. Rex ,而且她对 Jack White 和吉他格外热爱。她才11岁时 Virgin 唱片就找到她,但她和父亲拒绝了一纸合约,这件事对 Mikaela 的工作和生活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课。“我认为说不是你能做的最有力量的事情。直接说不,绝对不行。再说了,我根本没有在吉他速弹方面有多厉害。”她承认,“到现在我还是不会速弹,不过我依然很喜欢它。”

    kp3.jpgKing Princess 连体衣来自 American Apparel ,牛仔裤来自 Loewe

    两年前 Mikaela 搬到了洛杉矶,先是在南加州大学做了一年流行音乐项目,结束后全心贯注到她自己的音乐上。当然,她还是觉得录音室最像家,令人高兴的是她和一群充满创造力的合作伙伴组成了她在西海岸的大家庭。看看她那些有趣的 Insta-stories ,就知道 Mikaela 交到不少超级酷的酷儿音乐人朋友;比如有天晚上她和女歌手 Amandla Stenberg(“她很能干又有才华,我超级喜欢她的音乐”)一起看电视,或者和 The xx 的女主唱 Romy 一起练习打碟。“这很酷啊,因为我还是新手,所以能被前辈接纳实在是太好了。我喜欢这样疯狂的事,不过这确实也很吓人。”而对于她个人的朋友圈,她说,“我想我们就像是《Buffy》(吸血鬼猎人巴菲)里的 Scooby Gang ,同时也像《The L Word》(拉字至上)……可能我们介于这两者之间吧?就是有更多同性恋的《Buffy》。”

    kp4.jpgKing Princess 衬衫来自 Stella McCartney  

    《1950》让 King Princess 被她年轻的歌迷拥立为同性恋榜样。“有那么多人接触到这首歌真的让我很感动,尤其是当一些酷儿小孩对你说谢谢的时候。只是因为这首歌!你知道吗,四个礼拜以来我一直收到一些很动人的讯息。这真的非常非常窝心。”她注意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主流流行音乐界缺乏真正的酷儿偶像,“你会发现那些最能代表你的价值观的榜样未必是酷儿,”她说,“没错那些‘ gay icon ’的存在确实很重要,但现在是时候出现一些真正来自 LGBTQ 群体的人了。我们正在努力,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我为我们走到现在这一步感到骄傲。回顾一下历史、看看五十年前的情况是很重要的,因为它能让你认清现状。”

    如果有人觉得她可能没有更多拿得出手的音乐,那么她向我们保证,一整张超酷的有电子感的酷儿流行 EP 指日可待。她也很乐意看到她的音乐被用作《Alien》(异形)那样疯狂的电影的原声带。“那就太猛了啊,想想 Sigourney 穿着坦克背心的场景在放《1950》。那一定很酷。”是慢动作吗?“肯定是慢动作的。”有句话说你所渴望的世界应该由你自己做出改变,而 Mikaela 的目标正是如此。“我喜欢的大多是60年代和70年代的抗议音乐,这些音乐有关于问题,是有原因地去抗争,而我很喜欢的想法是,公开你的酷儿身份,其实是让艺术可以再次传递讯息的一种方式。”她说,“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在这个一切都被搞砸的时候,我们必须把艺术救出来!我希望可以看到涌现出一批政治性的艺术,去谈论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这绝对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音乐可以打动人心:它拥有跨越这个国家的能力,跨越到各个角落,不只是纽约和洛杉矶。”她坚定地说。“好啦,我现在脸没那么麻了,我要去吃玉米卷饼了。”

    kp5.jpg

    Credits

    作者:Frankie Dunn

    摄影:Michael Bailey Gates

    造型:Jimi Urquiga

    发型:Silvia Cincotta

    化妆:Kali Kennedy @ Forward Artists 使用 NARS 产品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1950 , the new fashion rebels issue , King Princess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