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Cathy Xu 2017.09.20

    和 Yuyi John 聊聊我们都可能患上的“社交网络焦虑症”

    Yuyi John 最近在纽约时装周走了一场主题关于 “社交网络焦虑症”的秀,这位将网络作为灵感缪斯的艺术家和我们聊了聊她的创作,社交网络的影响,还有如何摆脱 “社交网络焦虑症”。

    john-yuyi-social-media-tattoo-designboom-03.jpg

    Yuyi John “face post”系列

    网络社交已经充斥着我们每一天每一分钟的生活,微信朋友圈的评论、微博热搜的讨论、Instagram 的按赞,数字技术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获取信息、社交、与朋友交流的方式。先不用说那些抱着 ipad 长大的新一代们,我们现在谁又不是面对着五寸的手机屏幕度过每一天的呢? 嘴上说着不应沉溺于虚拟世界,但又扔不下手机,从越来越多提醒我们“不要忘了抬头和身边人聊天“的社会广告,可以感受到 “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简称为 SMAD——社交网络焦虑症)已经成为一件真实的事情了。本来是带给我们更多自由的网络空间,事实上却正在捆绑住我们的生活。

    在刚结束的纽约时装周上,独立品牌 Collina Strada 的设计师 Hillary Taymour 办了一场以 “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 (社交网络焦虑症)为主题的时装秀,除了专业模特走秀外,还邀请了我们 i-D 介绍过的天马行空的艺术设计女生江宥仪(Yuyi John)以特邀模特的身份,走了压轴秀。“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纽约走 runway 的秀,我还是走压轴。更令我惊讶的是之后的媒体报道——大家对我的介绍都让我觉得, ‘等下,为什么大家这么了解我的事情?!’”

    IMG_0015-side.jpg

    这就是网络世界,可以让你对一个从未碰面的人了如指掌,同时“社交网络”也能让很多年轻人一夜成名。Yuyi 说她和设计师 Hillary 就是在网上认识的。“这个设计师很有趣,她是在网路上发现了我,然后她介绍给他一个导演朋友,我们拍了纪录片,然后她跟我见面,她说这次的主题是 ‘Social Media Anxiety’ (社交网络焦虑)。她觉得我的作品很可以代表主题,然后就提到我自己走更能代表!”。设计师 Hillary 说,“ Yuyi 代表的是质疑科技的一代人,其实我们都是——其实网络的力量正改变着我们也摧毁着我们。在我眼中,Yuyi 就像是2020年的模样。”

    look21*.jpg

    Yuyi John 在 Collina Strada “社交网络焦虑症” 时装秀

    在 Instagram 上拥有八万粉丝的 Yuyi 自诩为“社交网络中毒者”,她将网络作为表现对象,把社交媒体作为灵感缪斯。她曾做过一个“Face Post”的设计系列,把 Twitter、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推文或主题图案直接做成身体 tatto 印在脸上;她还做过一系列关于键盘的作品,讨论我们在打字时的情感, “因为我是一个网路成瘾的女孩,我的生活就是不停刷新我各种社交平台,我的创作灵感都来自我日常的观察,身为一个网路成瘾者,它就变成我最大的灵感来源了。”。

    john-yuyi-social-media-tattoo-designboom-05.jpg

    Yuyi John “face post”系列

    Yuyi 说自己曾患有躁郁症,即使被劝住院,但因为在医院不能用手机和电脑,所以一直没住。相信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离不开网络的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发一张图要纠结很久如何配文,发完之后不停关注收获多少按赞,这就是“社交网络焦虑”症(SMAD)的症状之一。当自我情感需求的满足,如果转嫁在别人按赞之手上,那我们的快乐指数自然会降低。互联网曾经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但现在,我们却想要在现实中逃离网络。这位将网络作为灵感缪斯的艺术家和我们聊了聊关于社交网络焦虑症的五件事。

    工作結束回到家不想浪費可愛秀頭自拍.jpg

    “网络让无国界的人们知道我......但同时我也觉得被他们绑架”
    对于我而言,网络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无国界的人们知道我,我现在机会合作工作邀约都是透过社交网络,这很方便。但同时也带来烦恼,我觉得有时候会感觉被他们绑架,感觉焦虑不安,当一切都太满太多时就是会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我有好多个社群平台,像是微博、脸书、Tumblr、twitter,其中我把 Instagram 当做最重要平台,所以最重要最新的消息都是在上面发表发布,每天就会都尽量发一则到各个平台,每个平台客群不同,发不同内容,挺忙的(笑)。

    “网络让人们学会了包装自己……在经营自我形象的过程,也有种小时候玩明星养成游戏的感觉,我可以从里面感到乐趣”
    网络带给我们很多。首先是“分享与给予”:我们分享资讯,我们接收资讯。其次让一些人学会了包装自己——自身在网路的形象和本身的形象,并不相同——你成了你的 PR。网络甚至变成我们的职业:网美、直播主、网路艺术家、网路媒体……网路整合了所有。我也认识很多人才,他们也不需要经营自我社交平台形象,也是很令我敬佩。他们不喜欢这种网络社交的形式,觉得靠实力不需要这些,我是绝对认同的,但我个人可能本身就比较喜欢让人看见,一个因应时代的自我宣传方式,在经营自我形象的过程,也有种小时候玩明星养成游戏的感觉,我可以从里面感到乐趣。

    鍵盤臉創作john yuyi x Tom galle x moises sanabria.JPG

    “你要拍一张海边美照发在网上,却忘了好好在海里游泳。“
    有些人会在社交网络平台找自己找认同,胜过于在实际生活找认同,也是躲在手机屏幕后面多了一层安全感吧。其实我自己有时候觉得满蠢的(我是说我),有时候会出现好想结束所有一切。想像如果有天我不再网络发文了,感觉很爽快,但我知道我不会。这就是我说被网路绑架:绑架你的生活,绑架你的思绪,甚至绑架你的假期,绑架你在海边好好放松的一天。你变成你要拍一张美照发在网上,却忘了好好在海里游泳。

    “我们在敲打键盘的时候是在调情呢,是在与人接触呢,是在寻找什么慰藉呢?”
    设计师 Hillary Taymour 的品牌设计是比较低调的,我的作品总是比较满,比较张狂。我之前跟伙伴们做过一系列键盘的作品,像是键盘胸罩、键盘贴在手上之类,我想呈现这种感觉:我们在敲打键盘的时候是在调情呢,是在与人接触呢,是在寻找什么慰藉呢?键盘之于身体,去感受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我现在也在用键盘回答你的采访问题,人与键盘,与接收者透过这碰触,像是间接接吻的东西。所以在这场走秀上,我把她的品牌名字用键盘拼凑在脸上,比较没有这么概念化,但是是一种视觉的表现形式。

    下秀vogue採訪.JPG

    “现在不是你的不代表有天不是你的,继续努力。”
    社交网络上发生的事情都非常非常快,突然间 wavy eyebrow(波浪眉)就红翻天,而 spinner 的爆红感觉像是上个世界的事情了。其实不管人事物,透过网络有可能这秒你红了,也有可能下一秒你就过去式了。如果你有实力去维持这些群众,也是有可能红的久一点。但想想这人类的历史,我们只是一刹那,别太被一切事情影响,存在其实没有那么有意义,只是人有感情而已。如果说让说说我混迹网络这么长时间的感受,那就是:现在不是你的不代表有天不是你的,继续努力。同时记得 “nothing to lose but never enough”

    Credits

    撰文:Cathy Xu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时尚 , yuyi john , 社交网络 , 社交网络焦虑症 , 纽约时装周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